全部故事
感 悟
2017/10/18
to
2017/10/20
Carrieb
(Florist)
靜休
生活之必要

倒序,一個人之島聚。天晴。
我透過住坪洲的朋友知道靜舍,當時默默記在心中,踫巧靜舍突然有期,我信入住靜舍的人總有種種原因與緣份,我拿下這當下的緣份。
與世隔絕的小島坪洲很好,這樣的氣氛安逸閒適,平日來更是絕佳,化身為島民更易,脫掉城市人該要卸下的裝甲,做一個簡單的人。人生活之基本,無非衣食住行,行有餘力,可玩興趣。我是一名獨立花藝師。
靜舍是一個會自說自話的空間。志偉把一切都貼上labels,跟著指示你就知道東西如何使用如何擺放,我初頭覺得甚至連吸塵機的位置也有指定是否有點過火,後來睡了一晚,見到東西亂了又真的是會影響「靜」的氣埸,腦海飄過《斷捨離》,然後我在書櫃裏找到《令人怦然心動的收納術》一書,看了幾頁,上述領悟正確。

人活著就有痕跡— 在香港。
喜歡靜舍的選書,如果打扮是一種心情,選書也是一種感覺。
一個人吃可以吃清一點

一個人吃的話可以很簡單,隨便在街口茶記吃了一頓午飯,席間聽聽老闆和街坊的幾句閒聊。離開茶記,亂行坪洲,也買了晚上吃的餸。坪洲的種種彷如時光倒流,有時景物不一,對創作很有啟發。我就決定了明天起床後上山,沿路拾些荒木落葉來做創作。這也是我來坪洲住上兩日的小心願,如果在城裏拾枯葉枯枝來創作,要麼人家以為你是傻,要麼因為上山路程過於舟車勞頓而放棄。從小島出發,大概半小時就能登山,貼近自然就是如此奇妙。

拾好了!
很多島民和我一樣,一人登山也不危險。
鏡頭後還有不肯上鏡的勒杜鵑主人

第二天吃過在小店自家製的面包就上了山,沿路細細觀察,拾了小小的一袋枯枝枯葉。席間有居民見我拾葉,就好奇問我是什麼寶,(感覺上是摘山草藥吧)自我介紹是花藝師拿些枯葉創作,居民見我一番傻勁,還著我往田邊走,好好看看作物。往田邊走的路上,又見到有住民在修勒杜鵑樹,我敢問人家可否拿下他不要的,他也喜孜孜說好並和我聊關於種樹的事,又說拿這些切花大概也猜到我是「搞插花的」。哈哈。
回靜舍以後在找合適的花器,剛巧見志偉收藏了沙灘的石塊,枯木等作裝飾,我就物盡其用一下吧。其實大自然就是我們最好的老師,她為生活美學提供源源不絕的靈感。作為一個獨立的花藝師,我做花的宗旨一直是希望大家透過一花一草的美,找回你對自然的珍惜與尊重。

來曬冷一下 有些枯葉是銀灰色的
組合起來的樣子 颜色漸變的層次
與志偉拾到的石頭可以組成禪意
勒杜娟與枯木

謝謝志偉守護著一個如此美麗的空間,一個可以有互動,有休息,有思考的空間,叫生活在城市的我們仍然相信,簡單生活,之必要。

離開 難忘的景緻
離開 難忘的景緻
離開 難忘的景緻
觀看全部故事